Gonna Leave

早上的时候有点冷,穿了毛衣出门,外面有风,赶紧上了班车。到得工厂,风变得有些刺脸。有同事不小心摔了一交,她笑说,大概今天会是个特殊的日子吧。

也许。然而整个上午却都接近平静,时针迫近11点,也并无什么异样。忽然,话铃响起,是老板来的。我接起来,竟然有点不安。果然,老板说,他不干了,让我赶紧进京,就在下周。我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我控制住,稍微,我晓得,离别终于来了。

其实,所有人都早已知道,我离开这座城市是迟早的事,因我一直在筹划着这事,现下知道成了,却又不舍了。在客户的韩国部长开始不乐意、和北京电话了却只得同意该安排后,我已经没有缓冲。三天后,我就要离开这座生活了15个月的滨城,离开那些工资只拿北京上海1/3干活却一样好的工程师们,离开一起手撕狗肉大口喝酒下馆子的朋友,离开满嘴海蛎子味的大连人,离开火爆骄人却又温柔可爱的mm的声音;即使到了北京,一个月后,维护了我三年的老板,也要离开了……

我不知道中午后来的时间,我是怎么过的,我大概已处在一种半亢奋半恍惚状态,和老板聊今后,和新来的谈交接,和工程师说issue,和朋友打招呼,和房东约退房,和客户订酒别……

晚上,照例,我又去了住屋附近那家已然光临过数百次的快餐厅。我趴在桌子上,飞快地扒完了在大连的最后一份8元快餐。我的头发凌乱,眼神呆滞,像个为微鄙的民工,不,其实我就是民工,我们没有区别,因我们一样在流浪。

出门的时候,风已经大到让人睁不开眼了。到网吧,记下。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感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