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With Wehrmacht

梦:与德军一起作战

昨晚又做一梦,背景又有学校和考试,看来我的学校情结太重了。
梦的开始部分比较模糊,现在基本上记不清了,我常常记不清梦开始的细节,也许是过长或情节变化较大的缘故。背景是大学时期的考试间隙,大部分课目我已经考完了,剩下的几门都是些无关紧要且很容易的,于是去操场踢球(注:我大学期确实经常这样的)。踢球的人很多,整个足球场被分成若干小块,而且旁边的篮球场也被用来踢了,但这个篮球场却是我高中学校的模样。对手的水平很差,简直是业余的业余,被我们狂灌(注:这个场面其实是现实中我现在所在工厂里午间休息时工人们踢球的场景,那些工人喜欢踢,然而水平不敢恭维)。对手太弱了也很没劲,正苦恼中,居然碰到几个高中的同班同学,便加入他们去(注:大学里的同班同学多数喜欢篮球,和我常在一起踢球的都是外班外系的,相反高中的同学踢球较多,毕业后我们假期回家也常出来一起踢球)。而这时场边出现了一群mm,其中之一是社科系的、我大学里猛追的一个,我顿时浑身充满了力量,特卖力地踢起来。然而这次的对手似乎水平不赖,踢了许久双方都没能进球,那mm似乎看着看着没兴趣了,要离开,我急了起来,但越急也就越进不了球……这时,忽然铃声响了,重新考试了,于是大家都散去……
我长舒了一口气,这铃声太及时了!考试非常简单,我飞快地做完,开始想起踢球以及那mm的容貌来。好不容易挨到交卷铃声响,我步出教室,准备再去踢球,然,在考完试的人流中,我又发现了mm那诱人的身影,我立刻改变走向,跟上前去。然而,转过一个路口,我突然发现身边的场景完全变了,mm不见了,学生不见了,我竟然身处一群二战中的德国国防军士兵中(abdallah注3),周围是断壁残垣,燃烧的房屋里冒出滚滚浓烟,远处不时传来强烈的爆炸声,战机从头顶掠过。我还在发愣中,一个军官模样的回过头来,冲我大叫起来,我居然听懂了他的德语:卧倒,我立即伏倒,随即,一枚60mm迫击炮弹在我们不远处炸开。拍拍身上的灰尘爬起来,那军官大喊:拿起你的枪。我两手空空,军官从地上随手拣起一支,扔到我手里,一看,乖乖,这可是著名的毛瑟Kar98啊,手动装弹,但精度极佳。我跟着队伍来到镇子的一条河边,却发现镇边的第一道德军纺线已经失守,镇外不断有全副武装的士兵冲进来,从他们那宽大的头盔沿可以知道是英国军队。军官立刻命令大家隐蔽在河边的建筑建立起临时纺线,我躲在一幢两层楼房的楼梯后面。英国人逼近,军官下令开火,大家噼里啪啦纷纷放起枪来。由于我在中学大学里军训打靶成绩还不错,而且位置靠后角度较好,撂倒了两三个英国兵。激战了将近一个小时,英国人退却了,我居然没有受伤。军官要大家修整工事,忙了半天后他走到我身边,夸奖我的枪法并递过来一支烟,问我从哪来的,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来这了,现在是哪?什么时候?他说,哦,是这样的,你其实是……我正要仔细听的时候,突然间一颗大口径炮弹在远处落下,打断了我们的谈话,然后第二颗、第三颗…敌军攻击前炮火准备!15分钟后,我们周围的楼房几乎都没有完整的了,由于我和军官是在楼边的沙包工事里,并未受伤,而许多原来在楼里隐蔽的士兵大多都被埋在瓦砾里,呻吟声一片。没来得及救治他们,英军已经上来了,幸存的士兵们纷纷开火,枪弹横飞。我开枪又击倒一个英兵后,突然发现没子弹了,而英国人还没接近到足够投手榴弹的地方。无奈,却发现身边有些急救包,便爬去废墟里把受伤的士兵挖出来救治。好不容易才处理了三个伤员,突然,凄厉的铃声响起,军官大喊,空袭!我一愣,抬头撇见一架战机掠过,紧接着一颗航弹在我和军官之间炸开……
我好像突然失去知觉,被无尽的空间吞噬,然而突然,又一阵尖利的铃声,把我震醒,我竟然发现我居然坐在教室里,老师在台上说,打铃了,考试开始!我依然没完全醒过来,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的经历,决定先考完试再去研究是怎么回事(哇靠,我在梦里真是冷静啊)。好在考试非常简单,虽然时间不多,我还是在结束铃声前做完了。出了教室,我又发现了那mm,跟过去,又是刚才的那条路,果然,转过路口,我立刻又置身于一群德军士兵中,而且居然就是前面和我一起作战的那群士兵,不过前面那个军官以及战斗中阵亡的士兵却不在内,而且大家衣着整齐地走在野外的一条土路上,往来的部队络绎不绝,朝我们反方向的走的多数是伤兵和战斗过的部队,看来我们象是要行军去前线的什么地方。我纳闷着随大部队走起来,我这时已经身着德军士兵服装,当中有士兵认得我,向我打招呼,我心一动,想过去问问情况。忽然,一个团长模样的人走过来,说目的地已到,大家立刻展开,我只得服从命令,开挖工事。傍晚时分,我们完成了许多暗堡,密密麻麻,而我被分配作机枪手,布置一个二线阵地上。那个团长来巡查,来到我这,说听说你今天作战很英勇,枪法准且还会急救啊,我说长官过奖了。忽然团长发现我没有铭牌(德军士兵身上都有一个身份铭牌,上面印有名字,军阶,部队番号等等),问怎么回事,我说我确实没有,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参加战斗了,我连自己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都不知道。团长听了,说知道了,然后命令我从岗位上撤下来,说不允许我参加战斗,要求我到东北方一个绰号叫乳牛的补给基地去。我第一次参加真枪实弹的战斗后,觉得很过瘾,于是坚持说要留下来。团长说,你不是想知道你怎么到这里的吗,去那个基地就知道了,那里是中立区,不会受攻击的。我终究是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终于听从了团长的命令。去基地的路是条大路,我发现有各种肤色、各个国家的人在来来往往。到了,发现基地是个港口,而且按国别分成许多区域,我去了中国区,行进中听到广播说最近一班离港的船在明天早上。终于,中国区的人给我解释了此地的来由,说这是二战时期时空错乱遗留下来的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各国的部队在这里都有,包括德、美、英、意、苏等等的各国军队,而且都还在交战中,而世界各国的人经常坐船来这里参加战斗,加入各方军队,并带来补给。我恍然大悟,然而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刚要问,那人摇摇手,说,你的情况又比较特殊,看来是时空有问题,明早还是坐船回去吧,而他还有事,先走了。我便留下来,隔壁是乌克兰区,中间用铁栅栏隔着,有个乌克兰人呆坐在那,一副神情恍惚的样子,仿佛丢了魂似的,旁边有人说那是在战俘营待过的。我不禁打了个冷战,忽然,我又听到那凄厉的铃声,第一反应,空袭又来了,但这里不是中立区吗?……
然而我真的醒来,一看是闹钟的铃响了。

abdallah注3:德国国防军(Wehrmacht)和党卫队(Schutzstaffel或简写为SS)是有区别的。国防军是继承普鲁士军官团传统的德国正规军,希特勒(Hitler)上台后被逐步控制。党卫队是希特勒和纳粹党的政治军事化组织,和霍梅尼(RuhollahKhomeini)革命后的伊朗革命卫队(Iranian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 IRGC)性质上有相象之处。党卫队有三大系统:Allgemeine SS(一般的党卫队)、SD(保安警察部队)以及Watter SS(武装党卫队或译称为党卫军),前两者就是臭名昭著的大屠杀的执行者,而武装党卫队则是纯负责军事作战的组织,编制与国防军类似,作战时归其指挥,其装备精良、意志顽强、战力很高,出过众多著名的王牌部队。现在,有许多人在为国防军翻案。我以为,作为那个疯狂时代的参与者,他们不可避免地肯定有过屠平民杀战俘之类的劣迹,如同文革时2/3以上的人头脑发热过一样,但不可否认的是,国防军和武装党卫队作战的职业军人素质。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梦境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