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MM

公司在大连没有办公室,便一直待在客户工厂的办公楼里。

在这里,为了对广大因看见本文标题而点击进来却因迟迟看见直接进入主题而愤怒的群众负责,我觉得有必要先介绍一下本地的地理环境。本人所处的工厂在大连开发区的边上,离开发区中心七、八公里,整个开发区则在大连市区的北面,距市中心近50公里,工厂的后面就是荒山、公路、果园和村庄。当初俺刚来时住在工厂宿舍里,周末中午因嫌弃饭堂猪食而改去开发区中心的KFC吃饭,打的来回的大洋要将近30块,比吃饭本身还贵;而且如若不打司机手机的话,你可以站在工厂门口n个小时也不会看见有出租车经过。用某友人的话说,就是鸟都不拉屎的地方。

言归正传,虽如此荒凉,但若有美人相伴的话,以本人对工作生活的一向敬业态度,也是不难熬的。可——摆在俺面前的严峻事实是,本工厂是生产电梯的,都是些重达成百数千千克有着沉甸甸缆绳、链子、配重的家伙,而并非什么手工活就能揽上的东东诸如消费电子类和服装类的。所以,来到大连后不久,我就在对本地的人口社会构成作例行调查分析后悲观地发现,本工厂人员的性别组成以雄性为主。

传言中,大连是盛产美女的地方,本工厂虽然不才,但数百号人口在这,即使比例比市区的小一半,也该会有几个吧。事实,也确是如此。俺借口熟悉工作走遍工厂的角角落落后,还是发现了几个ppmm。虽然和从前在淮海中路上班时抬眼皆是的天堂相比,差距还是颇大的,但身处这个鸟不生蛋的环境里,也还不错了。更令人兴奋的是,其中的俩个mm居然和我上下班还是同一躺班车的。

然而,小日子却不长久。还没俩个月,从去年冬春之交开始,我忽然发现我那部班车上竟只剩下大妈和大婶了。开始还以为仅是临时,后来我开始不安起来,接着发现就是整个公司里,ppmm也少了许多。本来我还怀疑是否是本人的缘故,后来才知道是高估自己了(惭愧),原来客户公司规定,员工的签约时间在3月和9月,所以,每到这个时候,走的人特多。

sigh,本来就为数不多,现在居然还走了几个,对我来说,不啻灾难啊。我开始满怀希望客户的公司能招些新鲜血液进来,补充一下大家受伤的心灵。可是,他们居然cost control招新人数量不多,即使关键岗位招进来的不是男的,就是比俺的审美标准(硬件部分,非软件,俺承认,一个人的美好与否不能只凭外表的硬件)低一些。于是,从此,我就只能看看剩下的那一两个,没事就往人家部门凑乎。由于目光过于集中,反而造成了反效果,隔壁部门的一ppmm总是对我怒目相向,好在俺脸皮还稍厚,但搭讪就不可能了。

时光飞逝,俺居然就在这艰苦的环境中捱了一年。做梦都希望客户他们多招些水灵的小姑娘进来啊。终于,今天中午在饭堂,忽然看见一个ppmm,面目佼好,身材皙长,长发飘飘,尤其是身材,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瘦(对不起,这句话好像说得有点猥琐,大概是俺审美疲劳太久了,大家见谅见谅),气质也非常好!俺差点一口鼻血喷到饭上……

俺的春天要来了?然而这mm到底是不是在我们这长待的,过后问同事,确认了该mm确是新来的,客户总裁的秘书,已经来了有一段时间了。哇,我怎么就没发现呢!但时间还很多,嘿嘿……然而,下午,还在yy的时候,老板来电话,说替代我的人已经初步找好,要我尽快进京。看来,偶在大连还是没ppmm的命啊:(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感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