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的2004年春节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2004/1/20~1/31,FB的春节
糜烂、腐败的2004年春节。

2004/1/31,离邕往穗
腐败的2004年春节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2004/2/1,广州
在广州只停留了一天,一下飞机,就立刻感到这个城市的热力:15℃,但广州的活力不仅仅只是在天气上的。晚上去吃了一顿山西菜,喝了两瓶加州的红酒,接着出来去泡吧,坐到夜里2点,宵夜。第二天早上本来朋友说要去白云山,但实在是爬不起来了,另外的早茶也来不及了,于是中午改成了重庆菜……

傍晚的时候飞回上海,觉得甚为冷清,也许是天气依旧寒冷的缘故吧,看来气候对城市风格形成的影响还是颇大的。

2004/2/1~4,上海
停留……

2004/2/4,离沪赴连
晚上飞回大连,旅程结束了。

2004/2/5,Holiday Summary
春节期间这半个月来,俺在六个城市停留过,以实际行动为2004年春运贡献了5人次(坐私人交通工具的不算),由于这5次运输都是在天上进行的,这也深深促进了中国民航钱袋事业的发展。

回工厂上班,困。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记录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