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Week

她看起来
这次来得很忙没顾上理我
然而好象我却也正巴不得这样
jamtion不知从哪弄了辆宝马321
他总是能搞些比较夸张的事情
我们飞快
我们去了剧院,保利
大堂摆着圆明园那几个回归文物的仿品
我们拐上了三楼

同坐的有娱界人士官员商人和女孩
晚上最大的收获是从XJ那学会了种新的骰子玩法
夜里出来的时候却拿错了衣服
我的西装口袋上放着几个塑料套子
头上有个小袋袋的那种
那个牌子的包装大概是铝箔
过机场常弄得仪器呼呼作响
女警总用异样眼睛看着我

我其实是害怕责任
记得小时候伯母和我说
有些东西宁可学了不用也不能用时不会
周三的晚上终于我们终于见了面
她有些累却依然别致
小啜没想到最后竟成了大饮
很多年没有这样
那夜其实没发生什么
因为我们最后都大醉
即使我们拥吻在一起

jamtion已经不熟北京了
虽然他的梦仍在这里
我和他都认识的人基本上都已去了大洋彼岸
那天白天我吐了成日
在老板和下属面前撒了个慌便匆匆逃走
所以晚上他接我去醒酒的时候我们扑了个空
情报不准说大概年底了
于是我就等来京的胖胖
末了他却飞机晚点加上马上工作累了不来了
我没再见到他,这次在北京

同事和我说她bf做的是自己喜欢的工作
这让我郁闷无比
我这次来京是为了当头前的预习
可密闭的officebuilding里
即使有了强力风扇和加湿器依旧透不过气来
晚间又去喝酒透气
为了人民币我们依然要继续

她终于有空却又去了津门
我便改了去回龙观
路上碰一日本老太
迟疑了一会终于帮她买了电话卡
同学开着他的二手奥拓来接我
屋里暖气十足嫂子娴静宜人
当年我们省下钱是为买多些的涮羊肉
今天羊肉充足我们富态的肚子却已拒绝更多

回来后的她仍然忙碌
看见她的时候已是临走前
她让她的同事给我们合影
她的手在身后
软而冰冷
我忽然有一点迟疑
因为我也不知道

像约好似的老马也在北京出现
和他的北京的妞的帕萨特1.8T
我借了1.8m宽的床予他
第二天他在三里屯请咖啡
我们呆坐了整个下午
他看着他的
我想着我的

终于她要离开了
没什么话我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晚上jamtion终于领我去了正确的地方
我不由想起她的嘴
她到家的时候正汹涌而出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记录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