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去看一场电影

转载还是比较省心省力的,正好看见jee又写东西了

发信人: jee(轻的~舒服的), 信区: Modern_Poem
标  题: 走,去看一场电影
发信站: 饮水思源 (2003年12月05日18:35:24 星期五)

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二
总有mail过来
说走
去看一场电影

是我的地址遗留在他们的group里吧
我已经搬到海峡的北面
一条倾斜的街
总是湿漉漉
冬天,总是有雾的,雾里
被幻想的大船每每
缓慢的
变成现实

那得要两天,坐船
渡过海峡成了节日的礼物
即使如此
在节日密布的12月
我更倾向于门口的露天酒馆,它对着沙滩
它叫海明威

我捂着厚厚的大衣
喝一杯热酒,吸食粗糙的烟草
看强健的渔网靠着船舷
苔藓
是柔弱的
一些绒毛感受着风
甚至感受着我身后浮起的弦和铜管

这样,我也能想象南方了
你们相约的地方,的士像发光的银鱼聚向
危险的渔灯
你们吐出玻璃一样的水泡
比我吐出的烟
要坚持的久
它们丁丁当当的碰撞着
漂满驻有珊瑚的街道,飘满大堂,走廊,放映厅
你们憧憬着什么呢
当灯光变暗
一排数字轻轻的倒数,雪一样的困倦纷纷
落下,盖住隐隐的兴奋

这种兴奋我还能些许体味
它能出奇的和困倦
如此之好的结合
它是褐色的
木头香味,有些刺鼻
它有一个简单的曲线,我的手可以在上面放松
它能发出金属管道的声音
它甚至具有纸的纹理,如果使劲
能约略透过
下层分行的铅字

有点醉还是,想念了?
我是回不去的
但是电影一场一场,在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

我把烟掐灭
订一张船票
有雾的傍晚,你们又依次进场
这时一声汽笛,暗了
暗了
看钢质的大船,缓慢的
变成幻想

而cent的同名回复也不错,没怎么分行,却也流畅

发信人: centimeter(hold me like a friend), 信区: Modern_Poem
标  题: Re: 走,去看一场电影
发信站: 饮水思源 (2003年12月05日22:32:36 星期五), 转信

我依然想念着那些看电影的日子。我们困倦地坐在电影院里——如果
说我们现在的态度可以成为厌倦的话——我们就是那么困倦的,像沙
袋一样落在地上,砂子在身体里发出细密的微光。那时候,我们都有
男朋友或者女朋友。看,我已经习惯说那时候了,仿佛很远似的。其
实人和人之间,人和自己之间,所谓地域上的距离,时间上的隔膜,
生或者死,不过都是远和近而已。所以世界上什么都是存在的,只不
过在远处。你就在远处,看电影的日子也在远处。那些日子被留在电
影院里,昏暗而又温暖,银幕上的光像水一样浮动。我感觉不到它的
密度,但是我看得见它。它留在我的眼底里。这不是记忆,不需要花
力气。这是具体的,看得见,像一种病变,比如指甲上的一道划痕。
现在我被推向前线,每天在日光灯下写着文案:不再是表达,而是去
表达;不再是说,而是去说。如同一棵绿色植物的茎叶,晚上呼吸氧
气,白天吞吐二氧化碳。但是我不必去花力气怀念那些在土里的日子
,因为根依然在我身上。我长得多高,走得多远,根就有多深,退缩
得越近,根是可以不断追溯的。
我有多爱你,就有多爱自己。

冬天,总是有雾的,雾里
被幻想的大船每每
缓慢的
变成现实

一声汽笛
暗了
看钢质的大船,缓慢的
变成幻想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诗歌, 转载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