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沪

  1. 回沪
    因为工作关系,我一个人在广州独自租房生活,天天朝九晚五。由于不知道收费处所在,错过了交电费的时间,某天收到电力局的通知单,说我已拖欠电费许久,若再不交,就要掐断住房的电源。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想去交÷缴费,却均因种种原因没空前去(只要把地点从广州变成大连,这段情节和和我现实中情况一模一样)。到了周四,我要飞回上海去上课,于是揣着电费单,登上了往上海的飞机。
    回到上海,我坐在教室里,是中学式的教室布局。看了下课程表,这俩天的课程安排得很满,每天差不多都有6、7节课。上课开始了,是历史课,老师在上面讲,我却一直心不在焉。末了,老师说我们来算一个年代计数的游戏,他举例说,比如刘家早于富家15年(梦中这俩个姓记得非常清晰),把十位数的1去掉,个位数的5变成十位数,新的个位数可以是1、2、3、4,分别是当某数(这个数忘了)大于、小于和相等的时候取的值,最后这个新数就是某事件距今的年数(这个计算的细节实在是记不清)。最后,老师说,印度人就是这样计算年代的。我依旧无聊地听着老师的这个计算,却在想这几天课程很多,准备在上海待到下周三左右再回广州。
  2. 追击
    (在另一个场景里……)
    我是一个革命党人,和同伴一起被敌人追击,敌人封锁住了大道一段,我们连忙从向另一边准备逃掉。在走着,突然前面的人纷纷退回来,原来是敌人把前面的路也封掉了。于是我们当机立断,从旁边的一条小路横向穿越,在敌人封掉整个街区之前逃掉,而我负责断后。我边走边查看,在确认敌人没有追击过来却发现前面的同伴已经看不见踪影了。我记起我的一个同学家在这附近,我的同伴很有可能会去那,于是我直往那个方向而去,途中弄了辆类似夏利的俩厢小汽车,来到一个坡上,没有路,只有很长的一段石阶,我停了一下,直接驾着小车冲下石阶,终于去到了那个同学家。
    ……
  3. 电费
    (场景又回到上海,我在NT的办公室里)
    下课的间隙,我记起电费的事情,想现在都联网了,能否在上海把广州的电费交了?于是就拨上海电力局的电话,但死活就是拨不通(梦中我认为广州的电话号码是7位长的,上海是8位的,现实中,上海广州号码都是8位的,而大连才是7位的)。终于试了n次以后,电话通了,然而接电话的人却是说粤语的。我说我要交电费,他问我住在哪,我说在广州某某地方,他说你的电费过期了,一定要到缴费处去才行,我问他地址并用笔记了下来。看来,还是交不成,我想起公司有个同事qye是广州人,transfer到上海工作的,于是我走过去找他,却没看见,他们部门的Wendy说,qye这个周末回广州去了。我想那只能过后打电话再问他吧。
  4. (办公室的格局变成我毕业后第一个公司的样子,我最近一次回上海,还去参加过该公司的五周年庆)
    我负责一个项目,其中涉及到软件开发事宜,于是就打电话联系软件公司。候选的有俩家公司,其中一家是女声接的电话,声音特温柔,我调皮心起,于是在电话里调侃起她来。而最终,我们公司定下来的,也是和这家公司合作。过后,我看到同事QS走过来,他和我98年同在这家公司共事过,后来他去了SUN,我去了NT,最近他刚回到这家公司做SalesDirector(现实中也是这样)。我们一起聊起来,这时另一个同事走过来(依稀记得是WY或LDH),说那个用到软件开发的单子可能会输,项目可能会取消。我们都紧张起来,说很多事情都已经开始做了,比如货都发了,难道还要再追回来?损失会很大,于是大家一起讨论起对策来。
    一会,又一个同事CY走过,他是贸易公司的GM,和我也很熟,他买了个新手机,是有摄像头的那种,来给我看。我发现周围同事的手机都是这样有摄像头的手机,就我还用老式的8250。我打开他手机的盖板,突然他的手机开始变形,发出嘎嘎的声音,最后变成一本书大小类似掌上电脑的样子,与掌上电脑不太一样的是,它的液晶屏旁边还有许多附属物,包括各种接口和扩展坞。CY向我展示一个游戏,是一个snoopy狗,趴在一大堆蛋糕和点心中大吃特吃,很可爱的样子。玩着,突然没显示了,插上电源,于是又有了。CY说,这个手机,现在暂时还没有,以后很快会有一个杯套的附件,可以把水杯放在上面……

后记:

做这个梦是在五一假期第二天的凌晨,其中的众多情节大都来自于现实中最近发生的事情,是睡眠不深而现实入梦的结果。梦中,拖欠电费的事,实际上是在大连而非广州;回上海的情节则发生于一周前,我飞回上海过了个周末;联网交电费,其实来源于是我听说可以在异地购买储值卡而交手机费;至于同事QYE和Wendy现实中都确是广州人,他们常趁五一或十一的假期回广州;第四段里的电话调侃女孩,是我过去曾干过(嘿嘿)的;和QS和WY谈在公司谈事来自我回上海参加前公司年会的情形;最后,那个手机变掌上电脑的情节,是我曾经设想过的未来MobilePDA的形态。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梦境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