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婚礼

婚礼,我的婚礼,到了快结束的时候,前面的场景记不清了,我和刚娶的老婆一起送宾客们上楼去闹新房。我忽然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做,实际上,我好像是不太愿意和她一起,我说我忘了点东西在宴席里,于是反身回去拿,她先上楼招呼客人了。

我来到大厅里,酒宴已经撤掉,变回了咖啡厅,一架大钢琴摆那弹奏着。我回到刚才的桌上,上面一片狼藉,还没收拾,我坐着,不知道要找些什么,不知道要干些什么,于是坐下来,收集台上的火柴,把其他盒子里的火柴放到一个盒里……

对面桌边做着三个女人,在聊天,我忽然感到中间的那个盯着我在看,那是个30多岁的妇人,看得出年轻时是有些姿色的样子,但现在妆有些浓。我也盯着她看起来,我们就这样对视着,渐渐好像眼熟起来,突然间,我和她都恍然大悟,我们多年前是相识的。

我们说起话来,她问起我的情况:“你在结婚?”,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说了句自己也不明白的话:“不是,哦不对,是的,不过也可以说不是”,然而她好像听明白了,幽幽地看着我。我想不起过去和她的细节,忽然很害怕起来,于是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来。

好像过了许久,我忽然想,我离开的时间太长了,老婆该急了。果不其然,老婆一下就出现在餐厅里,我急忙起身,解释说碰到一个从前很久没见的朋友,老婆看了她一眼,说,原来是老朋友啊,今天我们结婚,来签个名吧,于是把我们的结婚留言簿拿过来,我看见上面有我和她的名字,很大,于是我凑过去,想看清我老婆的名字,但只看见是三个字的,姓的汉字类似是吞???(这时候闹钟响了,我醒来,再看不见那名字了)。

后记:

做这梦时有些感冒,后来因之写过首诗:《生病》。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梦境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