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2002

如果,你在二千零一年二月十日到二月二十七日之间,拨通在下的手机的话,你会发现,等候在那一头的是一阵孤独的震铃声,约莫三十秒后,一个急促的女声传来:“您的呼叫正在转移,请等待…”,您若是有足够耐心的话,不一会,代之而起的是个平和的男声,用中英文,缓缓地微透着得意窃笑地说:“您好,这里是阿卜杜拉的语音信箱,我现正在远离上海2000公里的地方休假,请在beep声后留言;有关XXXX的事情,请与我的同事XXXX联系,他的电话是:XXXX,谢谢……”
留言的男人自然就是我,阿卜杜拉。这样,是因为,到了腊月廿九,还有无数来自祖国各地的不同城市上海、北京、香港的同事、客户、vendor、contact在追杀着我,而,我,已经回家了。
所以,所有主叫来自上海、北京的同志,他们的耳朵会为这段留言款待一番。
然而,也会有例外的时候,至少,朋友的电话总会是欢迎的,尤其,对我来说,在上海这样一个都市,只拥有友情的时候。虽然,朋友(很奇妙的字眼),并不是没有背叛你的时候,但,相对于爱情,我深信,它被背叛的机会更小些,又何况,这城市现在还流行快餐式的程式化爱情。我知道,在这个现代化都市里,要享受和品味那细火慢烹的自己的爱情大排,是如此希望渺茫,于是,我现力所能及的,就只剩下友情了。至少,心乱的时候有人听你诉说,心烦的时候有人陪你泡吧,心麻了有人和你交流,心死了有人来安慰……
但,我却也从不在春节时外出,如某些朋友那般,借着春节的长假结伴群出游历。也许,对于许多人来说,早过惯了平日里和父母一起的日子,亲情,触手可及之,春节,的那几天,自然也和平日无甚分别。然而,对我来说,亲情却也是种奢侈品,一年到头,也就能品尝那么一俩回。虽然,平常我也会暗自庆幸没有父母在身边烦的日子,可春节,不一样,又可以看见父母的模样……
我以为,一天的激情,是抵不过三百六十五日的平淡是真的,然而,情人节,人们还是要过的,虽然我现在无以过之。而春节,更是该回家的时候。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记录, 随感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