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空战

  1. 训练
    我是一个Su-27飞行员,上级命令我和另一个同伴在上海的一条街道上练习公路起飞(这条街道是在上海,但周围的景象却是我家乡的一条马路的情景)。这条路车不多,但与另一条路的交口却常有车经过,于是练习起飞的时候,常常差点撞到车,而且这路的长度不够,常常到路口的时候,按常规的方法,拉操纵杆可飞机还是起不来,于是得加大起飞的推力。练习多日后,终于成功了。这天上级领来一群新兵,命令我们也训练他们马路起飞,可是我们一看,这群人非常年青,就是那种上海中学生穿着条纹运动裤的模样,我们感觉很诧异,可是还是遵照上面的命令训练他们。
  2. 兵变
    1. 空战
      一天,发生了巨变,上面传来江core的命令,说上海有内部敌人造反,要消灭他们,于是我们紧急从那条马路上起飞。可是敌人的战机已经先在天上了,并不断向地面射击,我们起飞时,有不少飞机刚拉起就被击落。终于来到天上,看见敌机向一个子弹型的飞行物猛攻,那个飞行物周围的飞机(类似以色列的LAVI战机)则在周围护卫战斗,我们加入了战团,很快占据了优势,将敌机击退,原来才知道,那个子弹型飞行物就是江core乘坐的。江Core命令我们乘胜追击,于是我们来到上海市区上空,继续与敌机交战。战况激烈,天上不时有被击落的飞机拖着长烟坠落到地面,爆炸,成为一堆金属碎片。经过激战,我们终于取得上风,将天上的敌机全部击落。有的坠落的飞机撞到地面的高楼里,终于有一栋(南京西路黄陂北路口的那栋,好像叫明天广场)想世贸大厦那样轰然倒塌。
    2. 学校
      战斗结束了,我们取得了胜利,我回到基地,于是骑自行车去学校(为什么要去我也不知道),于是骑车穿过大桥(还是家乡那座桥的景象),发现街上都是全副武装的士兵。忽然街上播出广播,是江core的讲话,说因为党内部分极左顽固分子敌视阻碍改革开放,企图倒退,于是发动力量造反,于是江core果断发动,平息了这次暴乱,现在局势已经得到控制,战斗主要发生在上海,但现在北京(据说没经过什么象样的战斗)、上海均已平静,说他要进一步加大改革开放力度,把革新进行到底。人群听到,爆发出阵阵欢呼,同时举起大旗庆祝,上有江core的图像。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于是穿过人群,继续前进。突然一个人拉住我,原来是我初中的一个同学(以性格孤僻古怪出名),他说他发现和我原来是同一个小学的,只是不同班,建议我们去当年的小学看看。我答应了,便和他一起去。来到小学,教室里,发现里面的课桌还是当年的样子,刻着我们当年的涂鸦,课桌文学。那个同学坐在课桌旁,和旁人交谈,我看见一张桌子上刻着一个名字,是大学里一个朋友的名字(梦里是清晰的,可是现在想不起来了),觉得很奇怪,不及细问,想起还要去学校,于是就独自出来了。
    3. 赌场
      到了学校发现没什么事,想起那个女孩。那个女孩也是和我同一个大学的,只是比我早毕业,进了NT,后来被送到法国培训了一俩年。短发,还算漂亮,只是个极利索有个性的女孩,我们中午吃饭时她常和男同事辩论,和我关系还不错。于是我找出地址,去那个赌场。
      赌场很怪,是在一个圆形的区域,外面是一排鞋柜,要换了鞋才能进去。我换了鞋,取了钥匙,进去。找到他们,发现我弟弟也在,而那女孩也在,而且刚赢了几把,不玩了。我进去,接了她的位置,玩牌,我坐庄,发牌,可是连发了几次都发错了,罚了不少钱。这时那女孩在一旁说准备要去打球,我的心都放在她身上,于是玩牌玩了几把,都输了。
      于是出来,去和她打球……

(后面的情节记不清了,而训练前也有一段,也记不清了)

后记:

这个梦是和是距上一个梦后一周做的,也是周日早上做的。前一个梦是反叛和起义,这个则是平叛,而且涉及现实政治。大概是想到将来的问题。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梦境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