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与掐架

(1)

有人说,有BBS的地方是必然有掐架的。这一点,我是深为赞同的,君不见BBS上掐架之盛。但我以为,掐架并不是以BBS为充分条件的,掐架的根源在于人,有人的地方自然会有嘴说话,人多了,话多了,掐架也就出现了,而BBS恰是这么一个人既多嘴也很杂的地方,于是,掐架也就为其必然了。

然BBS上的掐架是和普通的掐架不一样的。通常意义的对掐,是面对面的,对骂完阵仗后依然无法解决的话还可以述诸于拳头,简单而直接、迅速而畅快。然而,BBS上,诸如“下网后广场见”的情形是极少见的,即使有,通常也会被认为是有勇无谋。此外,BBS的网络语的特定环境也是与口语的氛围截然不同的,鉴于中文的歧义性之多,且不论互联网上每日层出不穷的新语汇,就是普通字词在BBS上运用的手段和意味都要复杂得多,效果也会千差万别。另外,BBS上掐架持续的强度、烈度、时间、参与者的广泛和复杂程度,也是普通掐架难以比拟的。这,就决定了BBS上掐架的复杂与艰险性。

显然,BBS上掐架的斗争是要有讲究艺术性的。斗争,无非是俩个方面:打击对方,和保护自己。根据马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二者是辩证统一的。打击,是为了保护自己,而良好的防护却也可以成为极好的进攻。如何有效地打击和防护是BBS掐架最最基础的本领。譬如打击,就有直接和间接之分。直掐对方的战法,直截了当,铿锵有力,目的明确,正规战时是必须的,但它容易过火,渐为老手所少用。于是大家便开始喜欢讲故事,说历史,谈典故,绕绕弯子,迂回迂回,旁敲侧击,这就是间接的攻击,这种方法虽有不直爽之嫌,却常常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既显示了斤两,也达到了效果。因此,新形势下,掐架的自我保护能力就愈显重要,要使自己的观点、文字尽量没有错漏,说话得严密。(所以,防守能强的人通常逻辑能力都不差)

但仅仅会这些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其实,掐架的艺术远不止上面所说,如:如何予对手持续猛烈高强度的打击,如何观敌弱点、攻其必救,如何如何广泛发展统一战线,如何以守为攻、以退为进,以及如何单打、双打、多面打、点对多点、多点对多点等等……此类技战术在BBS掐架中均是屡见不鲜,令人叹为观止。如何活学活用,举一反三,均是掐手们的必修之课。

(2)

一般的说,大多以灌纯水和类纯水为生的网虫们通常喜欢直来直去,此外还有新手们。就艺术性而言,他们显然还必须多磨砺。血气方刚的他们常常热情万丈,勇往直前,文字大刀阔斧、洋洋洒洒地就直往对方头上招落去。当然,他们会看不惯旧势力、老家伙、站方、官方之类,看不惯复复杂杂、重重叠叠,看不惯拐弯抹角、含沙射影。他们敢说敢做,虽然本身就不定正确,而且常常容易冲动、被利用、受
打击,但激情还是可嘉的,而新直之风也是BBS所必须。

显然,水手们也是会成长的,长时间的掐争造就了许多职业掐手。我在水源上就见过不少,有的后来还进入了高层,甚至有被选上去参加网络辩论赛的。他们有着敏锐的感觉,善于把握对方的要点,分析对手的逻辑、结构及弱点,拾空而入,极富针对性。往往一针见血,刺到敌人要害。而他们韧性也极强,能持续地全天候作战,奉陪到底(这一点有时也很重要)。其中的高手还擅长旁敲侧击,也即前面所述之间接战法,引据的经典自然会很深奥,把人唬得一惊一诈的,不敢乱说话,这掐自就成了一边倒了。

有矛便有盾,前面说过攻击与防守的辨证关系,好的防守是成功的一半,而BBS当然不乏善守的。通常,防守好的人往往观点更难以攻破,因为对方无从下手,有过这样一个反例,某ID观点正确,言辞犀利,但论据中却有不少漏洞,对手不去攻他的观点,只挖他的漏洞,最后虽然不停地补充和解释自己的话,但大家早忘了他的正确观点了。另外,模糊味道的词语,如“好像”、“似乎”、“也许”之类的使用也是需要讲究的,不可乱用,而揣测或推想他人想法意图的做法更不可取,这也常会让人死得很惨…然我发现,防守用得好的人常常是些观点心态均平和的人,过犹不及,太注重掐技也是个误区。

在水源上还碰到过一个人:B君。据研判,此君少时在沪,后出国现在大洋彼岸。B君熟知中日及西方列国历史,却甚喜亲日反华,其言论常散日中一统、中国分块论等等,此外,讽刺爱国青年也是他的一大嗜好。老实说,我也不大喜欢现下的爱青们,热情和口号极富,然心态与知识却常常很差,但又不得不帮助他们与B君干仗。与B君在历史板掐架,是件苦差事,因为他首先会抓住爱青们言语中的各种错漏,狠批一通;你不得不替别人修修补补。其次,他会列举出诸如七八十年前革命军在湖南某县城张贴的告示等诸如此类的例证来论证他的观点,通常,这会让爱青们既毫无头绪也无从、无以反驳,于是便只能痛骂之,却中了B君圈套:“爱青就是如此,戳到痛处了就只会拍着桌子破口大骂了”。后来,我终于觉得,翻着书与之对掐实在是太累,便用诈使其先出口不逊后封掉Post权了事。再后,B君在系统讨论区又挑了众怒,终被杀了ID。

在BBS上掐架的范围和程度是难以估计和控制的,到后来会有许多意料之外的人和ID加进来,并牵扯到七七八八的事。所以,不管怎样,把水搅浑是很管用的,而BBS上的许多同志对这招的使用颇有心得。见过这样的同学:对掐时,有事没事顺便提起三叔公、六叔婆…,有心没心“偶然”说些内幕,有意无意顺带翻出几十年前的箱底,对于搅局非常有效。也许有些人入掐的初衷并非搅局,可是无形中却影响了掐局,而高明的掐手,常会利用这一点:大家沿着线索一顿乱掐,就顺藤摸瓜地带出n多的人、事、物。于是,一掐套一掐,大掐套小掐,原掐就可以瞒天过海、暗渡陈仓了。

(3)

可惜,原来的BBS,却不是这个样子的。最早的水源,是一群一腔热情热衷于技术和情感交流的工科学生。虽然条件所限,上网很难,人也不多,MM更不多,大家谈谈时事、论论技术,不时也会吟些风月,都悠然自得,和和睦睦。那时的水也很少,偶尔有些争论,大多都就事论事,对事不对人,虽然争论时很激烈,过后都还是朋友。随后的一俩年,有人毕业了,有人出国领,但都会回来看看。成熟了,长大了,虽然BBS上人多了起来,水也多起来,却大体上还能处在一个平稳安定宁静的氛围…

后来,我也离开了学校,遭遇了各种各样的人和事,也渐渐远离BBS。而99年初的时候,水源更是出了故障,很长一段时间无法登上,也成为大家离开的理由之一。终于,我回来的时候,怀着当初的温暖感觉,然而,我发现,我已经不认识这了,灌水、掐架成风,遍地的水和架。

虽然不才,却想自己也算是元老了,于是便开始大声疾呼复古,恢复从前的风气,回复我们从前的那个BBS,很有复天下为己任的味道。自然的,我的下场是作为不知从哪迸出来的古董,即使尊重你,也只是听听而已。进了21世纪以后,新新人类们更是不搭理你了。我知趣地闭了嘴,于是只是埋头偶尔写写文章。

后来BBS开始争论要重新修订站规,于是又少不了一顿大掐特掐。不过,我看到一个文章说,从前的水源固然好,可那是在CERNET初期人少的特定环境下产生的,现在网络的发展和普及,已经今非昔比了,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所以不要奢谈过去如何,而是要用新典来约束云云……我以为其大部然。

又过去许久了,新的站规还在订,BBS也发展到了数百人同时在线,为过去的数倍。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在休着长假,在家里,悠然地享受回到过去的感觉。很好的一天,到原来的中学去看老师,她的学生也就是我的学弟学妹们开始叫我叔叔,感觉很奇怪,我猛然知道,我,终究回不到过去了。

BBS,也回不到从前了。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杂论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