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源四周年Party记

(1)时间、地点、人物

18日那天不冷,比起往年的11月18日来天气要好得多,但我想,这显然也不能用暖洋洋来形容,虽然这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比较准确的描述应该是,盼望着这个晚上的初冬的阳光在下午早早地消失后,傍晚的校园里微透着一丝凉意或者说寒意。

我走在这微寒的空气里,很快,浩然,立在了我面前。我仰头望着这栋高楼,寄存了无数人爱、恨、情、仇的水源的主机,就静静地安放在这里面,历经风霜,今天,他四岁了。

浩然102不很大,严格来说,它只能算是一个中型的会议厅。18点30分,穿过一个空荡着黑暗的大堂,我看见了它那狭小的门口。

入口处杂乱地拥着几堆人,俩个女孩,清秀,坐在注册台后登记着入场ID,于是这围了许多人,签到及兼赏秀色;几个站长、工作人员和演员在一旁商量着,他们在做准备。我不想打扰他们,转向门口,突然,被一个人抱住,原来,是站长,原来,我还没有被忘记……

会场的灯光晕黄着,却明亮,椅子紧凑地排成阵列,里面坐着许多熟悉的陌生的但都富有着朝气和灵气的脸,贴近着,我突然有一种回家的感觉,也是,三年了,水源,确实是家了…

入场,坐下,照例扫描起MM来,交大的女孩一如以往般有个性,内敛,而现在更是多了许多秀丽,我的脖子忙碌着,不久就开始酸痛起来……然而,突然间,我的眼睛被某种光芒刺激着,揉眼望去,一个着白色毛衣长裙的长发女孩走了过来,她……我忽然说不出话来,我为她的美丽所摄住,我呆了!忽然觉得鼻腔里有某种异样的液体在滚动,汹涌欲出,用手捂上,赶紧摇头屏住,再一看,女孩那窈窕的身影却已不见了踪迹,我怅然若失着,低头一看,手上却满是鼻血…

她,就是VITA…

(2)新人旧人之一

当然,值得大家nosebleed的不仅是vita,但今晚聚会的目的却也不是nosebleed,于是我便在想能否换以热血沸腾这个词,因为nosebleed读出来未免不雅,然而更重要的是我真的真正激动起来,因为我又见到了许多久远的ID,亲切而熟悉…

学者风度的mike、老成的netmader、严肃的gem、坏笑着的owen、大咧的bluesea、微笑的smile、儒气的newbie、甜甜的rosia、小男孩bigkid、短发的mad、俏mikuy、款pest、扮夜的abdallah、没吃饭却恋爱的jamtion、唐僧hillfoot…

当然还有安静的yanzi、宽厚的jerk、正滋润着的casper、电脑高手gch、熊腰的mas、铁汉eisen、一点不似魅魉的webber、昕长的elley、浪子lang、温和的tangli、脱了光的chess、圆cooco、胖ghost、细眼睛的liujerry、武侠大师MichaelDing、老实多了的purewater…

但更多的就是新人了:漂亮卷发的caccy、俊俏的ashu、古典的ulan、直率的list、活泼的rainshine、妖言の女lier、帅气的zfking、精实的whitewolf、平凡的asheng、可爱的salome、雍丽的qiulan、魔鬼身材的magic、急性子的jinglejiang、星爷第n的earthking、腼腆的sknny、瘦瘦的cjr、爱笑的us、舞zwei、白净的philewar……

然而,还是有更多的虫就认不出了,老虫们来的比以往的聚会少得多,only、rgao、sanpaule、miyue等都没来,老家伙们的时代过去了?

(3)新人旧人之二

晚会还没有开始,我看了看表,有消息称,晚会会在7时半开始,而BBS上却写着6:30,看来组织者们事先充分估计到了大家的惰性。后来的网虫依然络绎不绝,会场里人越来越多,交大的兄弟姐妹们自然不会浪费这大好时光:搭讪、环顾、聊天…

终于,7时35分,我的眼睛猛地一跳,雪白衣衫的vita、西装革履的webber和俏生生的mikuy走上主持台,我再次激动起来。演出开始了。

没有废话,宣布开幕后便是延续了三年的顶气球赛。owen,连顶三年了的老家伙,又站在了台上,号称因经验丰富;也难怪,每年只这么一次聚会,在MM前露脸的机会不多,我想他是明白人,自然深谙其中道理,当然这仅限本人的猜测。老虫队的另俩个是著名的mad和阿香(abdallah),都是拥有不死之身999的家伙,一个闻名于classical、cartoon、movie,另一个则新近出没于comment。他们的对手是calren等新虫(原谅本人记忆内存有限,仅记得该MM之ID,sorry!)。

比赛前半段的情节,却是极为老套的。第一局自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新人们力拔头阵;接下来的一局不用说就是老将们老当益壮、宝刀不老,扳回一城。第三局开始,几个回合后,一度如此接近于胜利的是老虫,但他们没有笑到最后。红色的气球一点一点地落下,缓慢,而又极快速,纵然阿香人仰马翻,owen涨红了脸,mad奋力扑救,球却还是触到了地面。老虫们输了,三年来终于输了,胜利属于新虫,未来,是他们的。

(4)站长之歌

站长,是指夹在校方和网虫之间的这样一群人:他们手握重权,生杀予夺;他们开科取士,铺路搭桥;他们巡查水情,抑扬删封;他们修补错漏,扩展空间,升级系统…自然地,他们看起来高高在上,也象极了校方的喉舌和代理,是需要被怀疑、质问、攻击、打倒的一类,虽然许多人从不注意水源全称的前四个字:上海交大。还好,现在不是多年前的动乱岁月,否则…

其实,站长们都是些挺可爱的人,印象中,only高瘦而学识丰富,是他一手创建了水源,hhfeng其貌不扬却感情细腻,mike学味浓郁,胖子lei执著得可爱,Sanpaul不高然英气十足,Settler沉默朴实、腼腆的gem、yanzi都宁静少言却内心热情……

所以,水源4周年庆的party也怎么能少了站长们:old、climb、gch、binly、netmader、casper、jerk七位一齐立在了台上,合唱的是《真心英雄》。虽然话筒不够,虽然音效不好,虽然歌词生疏,还是得到了大家的掌声,不仅为歌,也是为了他们的默默工作…当然,要声明的是,本人并非想说站长们歌唱得不好,果然,过不多久,多才多艺的jerk又歌一曲《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赢得满场喝采,却又是后
话了。

(5)抽奖

抽奖,单独作为一个章节,好象有些主次不分,我本确是不想这样写的,这有损于本人的文誉,而且这还似乎显得交大的学生过分注重物质,虽然注重实际确是交大的传统之一。但一来,抽奖并不是水源聚会的首创,二来本人在写了第一篇之后便意兴大减,才思竭尽,甚想紧凑章节,于是把穿插在晚会中的所有抽奖合并到一节,就成为偷懒的必选了。

然而晚会上抽奖却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除了活跃气氛外,还可以认识更多的ID,敝如复旦的lylygirl、iluka(这是会后看记录才反应过来应注意的ID,却已忘了模样,sigh)、rourou(他上台时一时sigh声四起,我却把他错认为rongrong)、nireus(标准之sg)、winflower(高窕的复旦MM)、wuyai(据称是复旦的sg情剩,各位注意)、afei(复旦的阿飞)、antychow、bigears、sorrowghost、zhen、happywolf、aero、mikuy、luchs(如前所述,本人内存实在有限,咳…)等等…

奖品除了组织者所买的外,还有Rgao、pest等老网虫提供的,很精致,好象有手表、T恤、Modem等、我忽然很后悔为什么不去公司也发掘一点礼品出来,白白浪费了一个露脸的机会,也许,这也是我私心发作、记不住礼品的原因。

另外,值得大书一笔的是,本次抽奖的程序是由著名的web圣?手bigkid编制的,传说他是在帮少林寺写BBS方案建议书的的百忙之中抽空为水源专门写的。虽然在使用中,这程序带了点少林和尚的桀傲不驯,偶尔出了些许乱子,但kid实在是功不可漠!然而我却非常怀疑这家伙在其中做了手脚,因为中奖者中多是复旦的ID,虽然其中有少许生僻ID,但多提前退场了,而后来的奖项则纷纷为诸如elley、mikuy、caccy、mad、list、lier等MM所拿,只能在一旁咬牙不已了。

(6)最远的距离

这世界最远的距离是什么?

这世界最远的距离,
──不是你远在天边,而是你在我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这世界最远的距离,
──不是你在我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你知道我爱你,我却说不出口!
这世界最远的距离,
──不是知道我爱你,我却说不出口,而是我说爱你,眼睛却看不到你!
这世界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说我爱你,眼却看不到你,而是我看见你,却无法触及你!
这世界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看见了你,却无法触及你,而是我触到你,却……

女孩,梦中的女孩,就在面前了,距离不到一米。分明的脸线,明魅的双眸,可爱的红唇。呼吸粗重着,却被蒙上了双眼。看不见她,却仍然可以感受到她的吹气吐兰,可以听到她银铃般的笑声。心动着。鼓足勇气,伸出手,想捉住她的那双。颤抖着,触到了,她的手细小,柔软,却微凉。小心翼翼地紧紧护着,她的手渐渐而温暖。噢,她轻轻地挣脱了,然而却反手握过来!心,狂乱着,仿佛要迸出了身躯,难道她…头脑,早已乱了,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想品尝这麻乱的甜蜜……但快乐的时光,却总是那么短暂:眼罩虽然除下,她的手也离开了。她依然俏立在面前,嘴角偷抿着笑,看着,不由──醉了……

但是──,台下的人却哄笑起来,旁边立着三个boy:whitewolf、hillfoot、sknny也干笑起来。原来,台上的女孩(lier、elley、caccy)是真的,她们的呼吸和笑声也是真的,只不过,握住的手是……

原来,这只是个游戏,若没有告诉他们真相,它,也许,会成为一个回味吗!?

那,这世界最远的距离是什么?……

(7)水源情侣

坦白地说,我参加这次聚会的目的是相当不纯的。不纯,其意思就是我来的时候兼而掺杂着其他想法,而这些想法分析起来性质还颇为不良,之如今天晚上,我的鼻内血管壁的习惯性脆弱…我又发现我还使用“这次”这个词,这也是显然不对的,因为事后看来,我每次参加聚会的目的都不甚纯洁,尤其是有MM的时候。而更要追根溯源的话,我上BBS的目的本来就不纯,于是参加这种难得的、网友云集(自然MM也云集)的聚会的目的有所不纯,当然也就不足为奇了。

其实,上网找MM,也并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人,皆有寻爱的权力,无人可夺,只不过,现在是在网上。尽管,这样说,有为我自己开脱之嫌,但这在广大网虫心中却也早已是尽人皆知,心照不宣的了。海峡那边的痞子老兄就很好,早早就在作品中描绘了网恋的动人美丽,成为大伙的指路明灯。而我,自然也不例外,虽然,老网虫的自尊心会偶尔作祟,道貌岸然地强调自己上网的纯洁。老夫子言:食色,性也。老家伙也需要爱,于是我……而更何况水源上便有活生生的例子…

水源的网恋历史却也是源远流长,远的如miyue&、bluesea&smile、gem&free、newbie&tt,近如胖胖兔&golfa、jerry&樱木、hillfoot&小小、old&cucu、vidar&casper等等。而去年聚会前夕一段水木男生和交大女生的故事更是传得沸沸扬扬。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一年一度的聚会,当然不会少了水源的侠侣们。恰好节目里正有一个游戏需要三对男女网友,于是,bluesea&smile,复旦的一对情侣,被推到台前,剩下的一对,却是‘父女’:cjr&jinglejiang。不过看cjr的灵性和jingle的活力,他们日后定会成为榜样之twopair。

游戏很简单,俩人背靠背夹着一个气球一同走过舞台,夹破,返回,然后再重复,三分钟内夹破气球最多者为胜。比赛开始,气球脑不,难以运送及夹破,关键是配合和巧劲,大家纷纷各出奇招、各显神通,于是犯规者众多,而这居然成了最后胜负的关键。时间到时,主持webber竟然也分不出谁的数量多,最后,还是由黑哨阿香判定复旦的情侣获胜了。

游戏结束后,站长jerk歌了一曲《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恰是网络情缘的真实写照。

(8)唐僧的游戏

有些人的名字,刻骨铭心,你永远都难以忘怀,即便是在梦中,你也会不停念叨;有些人的样子,动人心魂,你永远都舍不得忘记,即使是在人海中,你也能将她认出;有些人的声音,其先屏,你听过一次就会永远记住而不管时空怎么变迁;有些人的文字,深刻隽永,过目之后就深印于脑中,永难相忘;有些人的性格,鲜明别致,许多事情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他的杰作,敝如,今天的游戏,你一下就可以
知道是谁的原创。

前面说过第一个游戏:蒙眼摸mm的手。三位dd怀着各样的心情站在台上,面前是水源网虫们梦寐以求的三位ppmm,双眼被蒙上了,不能用目光去体验触电的感觉,只能caress她的手。touch?这当然也不错,美差一件,鄙人都已经很久没碰过女孩子了,sigh,可惜台上的不是我……但,摸到的却是…,另外的dd的手!偷凤转龙的把戏,于是大家当仁不让地faint,puke…

而现在的游戏是“偷天陷阱”,仿自辛·康纳利的同名电影。几根绳线从不同角度斜系在台上,几位自告奋勇的虫虫,在其间熟悉方位、角度、步伐…,马上,他们就要蒙上双眼,只凭借记忆去穿越这几条报警线,盗取宝物。一会儿,他们都准备好了,眼睛都被屏蔽起来,但是,几条报警线却均被移去了!游戏开始,虫虫们或曲臂伸腰,或躬身移腿,闪转腾挪,“穿越”着那几条并不存在的报警线…

不用说,这些游戏自然都是唐僧hillfoot想出的主意,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浸透着个性的BBS,如同这戏一般…

(9)西厢记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记录, 随感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