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教室

昨晚到今天共作了俩个梦,一个是早上被闹钟吵醒前做的,另一个是醒后继续睡又做的,俩个梦之间还有关联,但第二个梦已经记不清了,而第一个梦分俩部分,后一部分大概因为被铃声打断,也记不完整了,现在就说说前一部分记得的内容。

我 在一个教室上课(我从前多次做的梦好象都和校园有些关系,如参见我从前作的那个象星战的那个梦),教室的形状如汉字“凸”。我好象是个班干,教室里大家在 大声说话打闹,很乱。我和一伙同学说完话后从教室内部走到“凸”字的突出部,正好老师走进来,看见这么吵闹,于是罚大家扫地,我正好没被老师看见说话,没 被责备,但因是班干,还是和大家一起扫地。扫到门口处时,不知怎么回事,发现了一口棺材,通常的棺材是狭长的长方形,但这个棺材水平截面的长和宽却差不 多。棺材的前面伸出一个细棍,棍子头上有一个木制的红色汉字“壹”。我们摸着那个汉字争论着这个棺材的来历和年代,争执不下,于是大家决定请高手来看一 看。不多时,高手来了,是俩个mm,身材和相貌都一流(我怀疑是我白天中午去面馆吃饭时碰到俩个ppmm在我梦中的反映)。她们用刷子刷去棺材上的泥土, 渐渐的一行英文显示出来,mm读了出来(对不起,该英文的内容忘了),这行文字好象是渗在棺材木头里的,不是刻的或印的。又刷了一会,又发现一行文字,这 次是中文,刻上去的,比那些英文要小。主要内容是说棺材里的人是齐襄公的什么人(好象是夫人、妃子和女儿之类的,记不清了,总之是女性)。这时,有人说 (什么人说的忘了,好象是mm,而且好象是请来的那俩mm之一),原来这是汉代的棺材。我当即反驳说,齐襄公是春秋时代的人物,又说了一下齐襄公时代的历 史。mm闭嘴了,但一脸恼怒的神情看着我。大伙把棺材关上(sigh,没梦到什么时候开的),然后继续扫地,那俩mm继续在棺材旁边研究。我越看越发现其 中一mm长得剧pp无比,于是老盯着她看,mm发现了,不快,厌恶的样子…

这个梦到这里后,下半部分就模糊不清了,有些是梦里就不清楚,有 些是我记不起来了,一起说一下:mm不快后,好象去睡觉了(faint,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去睡,而且睡的人是不是该俩mm也很模糊)。然后我就回家,手 里似乎提着什么,好象有吃的,这时是晚上了,天黑了,回到家门口,碰到老爸老妈和弟弟一起出来,要去买吃的,说家里没了,于是我把手里的吃的拿出来,大家 就饱餐了一顿。手里的袋子里还有一些东西,家门一开,我就扔了进去。门全部打开了,我发现这是一所巨大的房子,非常地大,差不多有一个手球场的大小,里面 大部分是水,水上有一些岛,岛上有树林;岛与岛间有露出水面的一块块岩石可以相互联结;有的岛地面很低,水一涌,树的根部都在水里了。这时家人(我老爸或 是我弟弟)和我说,这水有毒,但我刚才扔进去的那玩意正好可以中和之。我看了一下水,有波浪,似乎很多很大,不禁怀疑我扔的那玩意可以把毒给中和了吗?这 时,一个怀了孕的同事(现实中该同事确实怀孕了,而且再过三个多礼拜就生了)和她老公来到我这,看见房子里的水,要去游泳,我连忙说,这水可能有毒,但还 来不及拦她,她就跳下去了,游了一会,好象没什么事,但我还是害怕有毒,叫她上来…

再后就完全记不清了,早晨的闹钟响后,我醒来,但仍极困,又睡,又做了一个梦,而且是接着上面的梦的,但实在是记不起来了。

又:梦中房子是没窗的,房里是在夜晚里,水面一片漆黑,没有日光和顶灯,只有那几个岛上有些灯光,所以依稀可以看到岛的情况。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梦境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