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马”

自修室里的光线昏暗着,我瞥了一眼头上的光管,上面的镇流器无助地兹兹呜鸣着,我的眼睛也随着它的频闪而跳动,迷离。摇摇头,悄悄地打开一丝窗,瞬间,一股润湿冰凉的空气涌入肺中——这个都市的冬天依旧地阴冷,窗外的天空阴沉着厚厚的云层,看不见原来的颜色,只有灰朦的雨雾笼罩着教学楼和路上匆匆的学子。
凝望着窗外,我贪婪地大口呼吸着这冰冷的空气,虽然带着寒意,却给我带来了暂时的清醒。“啊啾!”,后面的同学猛地打了个喷嚏。我看了他一眼,把窗户掩上了。教室里又开始弥漫出一种仿佛催人窒息的闷。放下笔,眼皮徒劳地挣扎起来,但最终却渐渐闭上,我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突然间,耳边响起了一阵铃声,属于清脆透灵的那种。我竖耳细听,似乎是从遥远的天际边传过来的,叮叮咚咚,甚是悦耳。我好奇地睁开眼睛,发现面前连绵着一系列高大的山脉,几座高耸入天的山峰矗立其间,尖耸的峰顶上披着银白的雪装,正午阳光照射着这银铠铠的积雪,折射出眩眼的光晕。我诧异着,向前走去,脚下是翠绿的牧草,软软地,散发着泥土的清香。放眼望去,青葱的绿草漫布着整个山脚,草原接着山脉,一直绵延到天地之间。草原上,随处点缀着成群的牛羊和飞驰的骏马。突然间,铃声又响起来,夹杂着马蹄声,越来越近。我转过身,只见一大群黑点从草原深处涌出,不多时,变成数十匹高大的骏马,隆隆地向这边驰来。马上的骑士个个身手矫健,配着膘壮的胡马,好不威风。铃声越来越清脆,蹄声越来越急,只一会,健儿们就掠过我的身旁。我这才看清楚:前面驰骋着意气风发的ssgg,而后面则清一色的是英姿飒爽的姑娘。忽然间,我明白了这是大草原上的“叼羊”赛马,小伙在前面跑,姑娘在后面追,追到以后,姑娘就在心爱的人背后打一鞭以示爱意。只见姑娘挥舞着软鞭,追逐着自己的爱人。马蹄声声,渐渐地,有俩匹马慢慢接近,姑娘“叼”住了那个小伙!俩匹马并辔而行,姑娘脸上的汗水映着红晕,更添娇艳,小伙脸上透着微笑,俩个人含情脉脉地对望着……
“铃——”,猛然间,一阵刺耳的电铃声响起,我猛地跳起来,却发现周围自修的同学都看着我。我定了定神,好象依然听见有马蹄声的乐音从窗缝中传来。走出教室,路过隔壁的音乐欣赏教室,随便瞥了一眼,猛然看见黑板上赫然写着俩个字:“赛马”。

——本文写于2000年,是一篇应复旦mm之邀而写促的作品。她选修了音乐欣赏科,期末考试要求写一篇民族乐曲《赛马》的赏析,于是作了一回枪手,便有了这篇东东,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随感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