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趣事几则

趣事(1)菜园

早在回家之前,老爸就和我说起,家中的阳台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如何如何地美丽,简直就是一个小花园。我虽然对老爸的才艺有所怀疑,但听他说得如此这般,也就相信了。于是,这次回家,我非常迫切地要看看老爸所说的“花园”。

回得家中,兴冲冲地来到阳台,却发现上面的花虽有增添,但好象离我去年回家时没多大区别,忙叫老爸。老爸赶来,手往下一指,我看去,许多花盆里种了一些不知名的植物,不禁疑惑起来:什么花啊?老爸得意地指着种得最多的一种叶厚的说:“看,这是,美国芦荟!”我仔细一看,果真,而且还种了很多盆。“为什么种这么多?”我问,“芦荟可以美容,你妈和我经常用叻!”天!“那我们家的花园还有什么东西?”我又问。“看这,知道是什么嘛?”我看看几束象草似的植物,摇摇头,“XX地方产的葱!”偶faint!“看这,这是沙姜!”“看,这是…”“呃,老逗,为什么要种这些-菜啊?”“哎,这你就不知道了,这些都是别的地方出名的品种,而且我在家里种,不用农药,绝对环保!”偶听了,心想,还环保呢!这哪是花园,简直成菜园了!faint!

(2)恐龙

舅舅一家来我们家玩,八岁的表妹闹着要去公园,于是只能做做三陪,一起去。

公园里有个古生物展览馆,门口挂着一幅巨画,上面画的是几千万年前的情形,有许多恐龙和古动植物。我指着一条恐龙问表妹那是什么动物?表妹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鸭子呀!”,我faint,忙说,几千万年前有鸭子吗,再说鸭子也没这么大?表妹答道,减肥啊,减了几千万年了不就减得现在象这么瘦了嘛!偶再faint!

(3)兄弟诗社

这日无聊,翻起茶几下的一张旧报纸:岭南诗社社报。看了一下,大多是各地的老同志的余热之作。觉得奇怪,就问老妈,“怎么我们家订起这个报纸来了?”老妈戴起老花镜一看,“哦!是你大伯帮订的,他们兄弟几个还一起作诗呢!”。

我大笑,原来是这样:有一天,老妈收到一张岭南诗社社报以及订阅下一年报纸的发票。后来才知道是大伯父前段日子去了趟欧洲和西沙,途中诗兴大发,回来后写成寄到诗社居然发表了。于是把报纸寄到我们家并帮付了下一年的订阅费。老爸看后,自是对大伯佩服不已,同时对自己的才能未能发挥出来倍感惋惜。老爸虽不是科班出身,但数年前也曾为单位写过一些诗词和自演的剧本,只是这许多年来未有动笔,生疏了文法。于是动身去书店,买了好些诗歌的书籍回来,时常摇头晃脑在看。终于,五十周年国庆,他作了一首数百字的长诗过去,也发表了,同时还在他们单位的国庆庆典上作了朗诵,十分得意。不久,四伯父(我老爸属老五)也听到了消息,不由也诗心大动,只是他老人家没学过文科,写诗的难度较大,但他老人家有恒心有毅力,于是便从图书馆搬了许多诗书回家,并经常晃脑到半夜。诗写出来了,先寄给大伯和老爸来看。但他毕竟水平有限,常这里摘一句,那里借一段。老妈看了,笑得肚痛,笑他们兄弟几个一把年纪了,还附庸风雅。谁知老爸一本正经地说,四哥虽然借用了别的词句,但他不是照样全抄,而是有选择有目的地使用,这是“拿来”主义,才是高明之处啊!

我听了,也绝倒。

趣事(4)械斗

到舅舅家,听他说起外公的一件趣事。

外公今年七十多岁了,年轻的时候读过一些书,在乡县里做过一些文书之类的工作,所以,他在村里也算是个知书达理的人物。现在,他年纪大了,不做了,然声望却很高。

在当地,老妈所在的庞家是个大家族,许多年前从福建迁来后演变得越来越大。旁边村的黄家也是个大户,和庞家是姻亲,一直相安无事。但自从我的曾外婆去世后,她的娘家黄家就为一个山头的归属和我们争了起来,于是双方厉兵秣马,气氛紧张。

九月里的一天,外公突然来到当警察的三舅家里,拿出一张部署图来。原来,老家里庞黄俩家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对方组织了人马,准备武力夺取。由于外公德高望重,又会舞文弄墨,于是大家公推他为军师,组织对抗。这次,外公拿了我方部署图专程来舅舅这讨教的。舅舅打开图一看,只见上书几个大字:“庞村防御部署势态图”。细一看,外公首先在对方村旁布置了探马,配备了摩托车,对方一有动静就迅速回报。然后在山脚下设下了第一道防线,人数不多,配有棍棒,若有对方来探情况,则挡住,若大队人马来犯,则撤至山上。第二道防线设在山顶,这是主力,装备精良,有鸟铳土枪及棍棒;配合第一道防线的人马在山顶凭借地形狙击对方,若弹药尽则用刀枪棍棒。第三道防线则在村口,备有土炮和炸药,若前两道防线均不敌,就使用撒手锏,待我方后撤后,使用强大火力轰击山头。同时这道防线还有防备对方偷袭村子的任务。各道防线各有队长,配有移动电话,外公和另几个元老坐镇村中指挥。必要时候,村中妇孺老少撤到另一座山上以备不测。

舅舅看了,不由大惊,他是警察,怎能支持这种械斗,于是劝外公偃旗息鼓。最终,外公得不到支持,便回村中自行备战去了!后来,当地的政府和公安机构知道了此事,忙和派各级官员去安抚双方,终于,械斗没打起来。

不久,舅舅回老家,问起外公他那份部署图,制订得这么周详是怎么弄的。外公答道,电视上看战争片如地道战之类学来的,舅舅听了,哭笑不得。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记录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