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

瞬间の回闪…
──在聚会小品中

〈舞台上,小品正在上演……〉
(我安坐在台下,忽然……)

Webber说:“那麽等一下见。”,mad道:“不要睡过头。”
我郁郁地说,“就这这样吧”,她应道,“嗯…”

Webber接着说:“要用闹钟。”,mad笑:“穿睡衣。”
我叹道:“你生病,应该早点休息…”,她点头:“好的。”

Webber:“还要刷牙。”mad:“盖棉被。”
我:“记得吃药”,她:“嗯…”

Webber:“做好梦。”mad:“梦中有王子。”Webber:“那麽我也要。”
我:“嗯,不早了,你早点睡吧…”,“你也要早点”,她说。

Mad说,“那麽…”她挥手开始做再见的手势,Webber:“那麽…”也做同样的动作…
我苦笑了一声,道:“he,嗯…,好的”

Mad:“Byebye。”,Webber:“Byebye。”
我:“Bye Bye。”她:“Bye Bye。”

mad:“晚安。”Webber:“晚安。”
我说:“晚安。”,她也:“晚安。”

〈mad和Webber面对面的後退…〉
(话筒里只剩下沉重的呼吸声,我和她都等着对方挂电话…)

Webber依依不舍道:“不要睡过头。”,mad笑,“刚才说过了。”
(三分钟过后)她问道:“为什么不挂?”我沉默了一会:“我,我一向很绅士…的”

Webber:“对!那要做好梦。”mad:“那也说过了。”
“你先挂吧”我说。“可我有时候比驴子还犟!”她说。

Webber“对啊……”mad:“这样下去都下不了线了!”
(又一阵沉默…)“那这个电话我们今天都挂不掉了”我说。

Webber:“也会有这样的夜晚…”mad:“那这样好了,我们一起说开始,然後向後转。”
她:“可我们永远不能这样打下去…”我叹了口气,“那这样好了,我们一起说开始然后一起挂…”

Webber:OK。Webber&mad:开始。
她说:“好的”,我开始说:“1──,2──,3──,挂了!”

<Webber向後转,但是mad却没动>
(话筒里没有拨号音响起)

<Webber向前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发现mad微笑著望著他,好像知道他会转身似的…>
(我故意把话筒在桌上拨弄了几下,好象挂线的声响,我再拿起,话筒里依旧没有响起嘀嘀的拨号音…)

(主题曲旋律响起)似乎,从未知的边际传来了一阵乐声,音箱里小田正缓缓地在唱“ラブ・ストーリーは突然に”…

Webber道:“真狡滑…”
她说:“你说话不算数!”

mad微笑著说:“王子…”Webber:“什麽…”
“我,我…”,“为什么你不挂?”她问

mad:“王子…”Webber:“什麽吗…”
“我,嗯,以前都是你先挂的…”

mad:“王子”…Webber:“到底什麽事…”
(沉默)“可现在还和从前一样吗?”她说,
(沉默again)“不一样了,不一样了…”我喃喃道,

mad:“王子…”
“既然不一样了,那就你先挂吧!”,她说

〈mad和Webber深情地走近,两人相对凝视,突然要拥抱在一起…〉
(我心乱如麻,也不知道沉寂了多久,猛的,我胸中涌起一股热流,我突然间想大声地对她说,既然我们这样,为什么要分开!……可是,这时,忽然,她开口了:“那,──那好,你,你也早点休息吧,晚─安……”嘀,嘀──她挂断了电话,终于,话筒里所有美妙的声音都一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紧促而发颤的拨号音,和,呆坐在沙发里茫然地紧紧握着话筒的我……)

……

 

──于水源BBS三周年庆party观看压轴剧时的快速回闪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记录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